锐高公司在社交网站


总部

Tridonic GmbH & Co KG
Färbergasse 15
6851 Dornbirn
奥地利

电话 +43 5572 395-0
传真+43 5572 20176
http://www.tridonic.cn




我们在锐高


作为一家国际性公司,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,他们为锐高的成功贡献多多。这些在锐高和奥德堡集团工作的人们,他们如何看待他们的生活,他们喜欢什么,是什么使他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就业? 1)
 

Stefano @ Tridonic

Stefano Rosa – 办公与教育行业经理

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锐高办公与教育行业经理 Stefano Rosa。我们想知道他为什么加入 Zumtobel Group,以及他入职锐高以后的头几个月是如何度过的。

Stefano,您经验非常丰富,有很多让人艳羡的工作机会可以选择。锐高和 Zumtobel Group 是如何引起您的关注的呢?与您从事过的其他工作相比,这里的工作有什么不同?
在我的上一份工作中,Zumtobel 曾是我的一位客户,并且我曾经参观过他们的生产工厂。那是我参观过的最好的照明工厂之一,因此我印象非常深刻。除了“接待客户期间”的参观外,他们还反复告诉我,他们正在使用锐高的产品,而“客户之声”一向是非常有价值的参考。所以当我获得办公与教育行业经理这份工作的面试时,公司的愿景极大地鼓舞了我,使我对锐高更加赞赏不已。

能否谈下您的职业生涯?您的家乡在哪里?
我曾在三个国家工作过:意大利、法国和德国,奥地利是我来到的第四个国家。最初,我在汽车行业从事研发工作(学到了很多东西),之后我转向了半导体行业,成为了一名现场应用工程师。我在德国做过技术营销工作,在元器件分销行业从事过各种工作后,我在德州仪器工作了五年。从那时起我就转向了照明行业,在这个行业中,每个人都同时具有客户、供应商和竞争对手三重身份。:-) 我是法国意大利混血,出生于罗马。

您负责的终端行业是办公与教育。具体指哪些方面?您在新岗位上面临的任务和挑战有哪些?
简单来说,办公与教育产品无非就是正方形和长方形。呵呵,开个玩笑。应用环境带来了差异,但最重要的是人们但最重要的是人们在这些环境中做什么。这其实就是一群人在一起生活、工作、学习、交流想法和计划,努力实现目标。我们的工作就是借助锐高的照明解决方案,为工作和学习场所(我们采用 B2B 模式)带来效率和幸福感。

您认为这些领域的未来趋势如何?您如何定位锐高?
未来的办公更注重合作和任务完成,而非区域化和个人空间。我们要开发的产品、服务和理念必须使办公空间组织能够轻松维护和灵活工作,因为公司变动组织的频率非常高!其他价值就是建筑翻新,例如使用锐高的 ready2mains 解决方案。我们正在研发智能连接和高效照明元件解决方案。这是锐高的使命,我们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,可以随时适应照明行业今后任何技术转型。

产品管理部门有哪些人?团队文化如何?
产品经理个个都是掌握多种技能的复合型人才。他们的工作是与技术打交道,交付成功的产品,同时确保公司盈利。他们需要具备全面的专业素质,除了要具备洞察力、敏锐的直觉和商业准则之外,还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。团队文化要求我们成为企业家,本着对产品负责的精神经营业绩,并且满怀“热情”地工作!

现在您已经在锐高工作好几个月了。回想一下,您刚来这里时情况如何?
我的第一个念头是“我该如何处理这么多会议请求?”由于高强度工作,在公司工作了五个月好像五年一样长。

您觉得这个地区怎么样?您觉得福拉尔贝格州怎么样?
福拉尔贝格州是个好地方。我和孩子们决定,我们将玩遍这个地区的 46 家滑雪场。我住在林道,靠近博登湖,每天早上都能欣赏到山川环绕湖泊的美景。真是太美了!

您在业余时间都做些什么?有什么非常热衷的爱好吗?
在业余时间,我通常都和家人一起度过。我爱好合气道、创作音乐和烹饪等。

您喜欢锐高和 Zumtobel Group 文化的哪些方面?
这是一家大公司,但我觉得好像还是在一家小公司工作一样。我喜欢将技术与制造美观实用的灯具相结合。这里的同事都很坦率友好。

还有其他想和我们说的吗?
我非常喜欢在这里工作,在这里度过的每一秒我都很开心!

 


Omaina Aziz

Omaina Aziz – 项目经理

作为一名国际背景的大学毕业生,自2012年以来Omaina一直在锐高运营部门工作,她出生在巴基斯坦,2012年她在不莱梅的雅各布大学完成学业,获得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。
 
您是如何注意到奥德堡集团和锐高公司的?
在毕业前不久,我开始找工作。在职业服务中心提供的一本公司宣传册中,我得到有关奥德堡集团的信息。我发现该公司为国际背景的大学毕业生提供的项目正是我所寻找的,因此我就立刻申请了。
 
开始在多恩比恩生活你习惯吗?
有些不知所措!寻找住房很难,我在奥地利也没有熟人,工作许可的颁发又有延误,所以我耽误两个月而不能开始工作。所幸的是,当时直接负责我的上级给我很多帮助,帮助我度过这个适应期。
 
你目前的工作进展如何?
我目前工作是锐高操作部项目经理。我主要负责亚洲项目,为这项工作我经常去中国深圳。在我的工作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!
 
你的下一步计划?
我努力不忘记学会的那些德语,同时也学习一点普通话。
 
你最喜欢的奥德堡集团的企业文化是什么?
我很欣赏开放性和多元文化的做法。在这里和同事相处很轻松,我已经赢得了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 


Jessica @ Tridonic R&D

Jessica Mei, 硬件认证工程师

2011年以来,Jessica就在深圳锐高工作。2014年秋天,她有机会在锐高的多恩比恩工作一年半。
 
你是怎么知道奥德堡集团和锐高公司的?你是怎么开始在这里工作的?
三年前,我大学毕业后作为一个实习生来到深圳的锐高。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奥德堡集团。锐高在2011年到湖北进行校园招聘。我提交了我的简历,并应邀参加面试。幸运的是我得到了这份工作。六个月的实习结束后,我被分配到CDE部门(中国发展新兴市场营销团队,专注新兴市场如中国印度等地的产品)。我从事技术工作,主要在设计验证领域。十八个月后,我就被提升为项目管理团队的初级项目经理。去年七月,我有机会交换到多恩比恩的雅各布·柯尼希硬件团队工作,2014年9月22日起, 我在那里开始担任硬件认证工程师。
 
到多恩比恩的开始阶段有什么感想?
这里很美。我来到多恩比恩开始时很担心语言。但我所有的同事都说英语,他们总是乐于随时随地帮助我。
 
现在你的工作如何?
目前一切进展顺利。由于我在中国有从事技术工作的经验,这里的工作对我来说并不难。当然在测试工艺中有区别,但基本上是相同的。但仍有很多新的事物可以学习,令我振奋。
 
你下一步的打算?
在多恩比恩的18个月内,我想多学点东西:例如审批团队如何检验我们的产品,关于标准、认证、新产品以及这里如何管理和运营。回到中国锐高后,我希望将我在这里学的东西可以付诸实际。我计划利用我的业余时间,完成管理硕士学位的学习。
 
你最喜欢的锐高企业文化是什么?
我真的很喜欢在锐高的工作。我还清楚地记得,托马斯·麦瑞奈立在三年前面试时问我,喜欢在什么样的公司里工作。我的回答是,我想在一个大型而有竞争力的公司合作。他告诉我说,锐高的工作环境愉快、开放、员工友善。直到今天,我一直认为他是对的。锐高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公司。我在中国工作的三年期间中学到了很多东西,并结识了很多朋友。特别是在我到项目管理团队后,团队的成员一直非常支持我,即使我比大多数人都年轻。我很喜欢这种类型的企业文化。现在在多恩比恩的硬件认证团队的同事们都对我都很好。我真的很高兴。
 
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?
我想补充一点,我很自豪能够成为奥德堡集团的一员,成为这家规模最大、最优秀的照明公司的一份子。我很高兴我得到在锐高工作的机会,因为这是我职业生涯一个很好的开端。
 


Javier @ Tridonic

Javier Garcia, 设计工程师

Javi来自西班牙,于2011年9月在锐高开始工作。

你是如何得知的奥德堡集团名字的?你是如何开始在这里工作的?
说实话,在我加入公司之前,从来没有听说过奥德堡集团的名字。我毕业后,我一直寻找在西班牙或者在国外工作的机会,但是西班牙的情况并不完全乐观。当时启动了一个招聘西班牙工程师的项目,我在开始这个工作前,还有机会到多恩比恩参观公司总部。

你都在哪些不同的岗位工作,你对在多恩比恩开始阶段有什么想法?
在此工作之前,我有点紧张,担心在国外工作是否能得心应手。幸运的是,到锐高的第一天,我的顾虑就被打消了。与我以前听说的正好相反,奥地利的人民并不冷漠,他们非常友善,可爱。融入团队,专注我的工作对我来说很容易。

你的工作现在有什么进展?
在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工作经验!我必须学习很多新东西,我觉得自己有点派不上用场。当我们开始研发STAR TREK ECO,即新一代的LED启动器时,这个想法就已经改变了。第一步是相当难的,但通过团队的支持和努力的工作,我们开发出的产品符合所有标准要求,我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工作方式。经过两年的工作,我觉得我是团队中的重要成员,我们期待着开发出更多的新产品,为LED技术的成功突破奉献力量。

你的下一步的打算?
目前,我仍在从事两年前开始的工作,我的工作是在LED启动器的研发部门做设计工程师。在未来,我想调换到其他的岗位上,但我肯定会留在锐高,因为这里的企业文化真的令我很喜欢。

锐高的企业文化中你最喜欢是什么?
首先,我很高兴在这样一家在照明行业领先的公司里工作。开发新产品,开发有突破性意义的产品,总是令人激动,令人兴奋。另外,我很欣赏这里的工作方式,我也感到很惊讶。它完全不同于西班牙。这里管理者与员工之间的沟通如同一条水平线,而在西班牙则是一条垂直线。在这里人们更尊重员工,这令我很高兴。

你还有什么希望补充的?
我只想说,我很自豪能够成为奥德堡集团的一员,一个最重要的照明企业的一员。
 

__________
1) 所有的员工采访语言为英语,这里有中文翻译。